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首页 > 风湿科 > 正文

叮,您有一封来自抗CCP抗体的邮件,请查收!

2020-09-16 00:00:01医学界
核心提示:目前的我身价水涨船高,已成为RA最重要的生物标志物之一。

  尊敬的读者朋友们:

  大家好!

  我叫抗环瓜氨酸肽抗体(Anti-cyclic peptide containing citrulline antibody,Anti-CCP),想必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过我的大名吧,毕竟早在2010年我就已经登上了ACR/EULAR类风湿关节炎(Rheumatoid Arthritis,RA)的分类标准通缉榜。一起上榜的还有上个月给大家写过自白书的类风湿因子(RF),我的好搭档。在RA的诊断敏感性和特异性上,我们强强联合,相互配合,可谓快哉!

  今天给大家写邮件的目的呢就是想向大家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虽然不是啥好家伙,但也是正儿八经的文化人,下面就正式开始啦,咳咳。

  1 家族历史

  作为抗体,我同样主要来源于RA患者的浆细胞,主要类型有IgG和IgA[1]。我的家族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64年,那一年荷兰科学家意外发现了RA患者血清中存在抗核周因子(APF),也就是我的祖先。其后经过好些年漫长的研究,终于在1998年确认了“对瓜氨酸肽具有反应性”是它的特征,而这一特征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识别RA患者。

  为了提高识别RA患者的特异性,又经过了2年的钻研,科学家最终合成了环化瓜氨酸多肽(CCP)。再后来,他们就CCP为自身抗原建立ELISA法从RA患者血清中检测我。发展到现在,医院里常常说检测我,检测的已经是进化版的我啦(第二代、第三代)。

  2 我的地位

  不同书籍和文献对我的评价稍有区别,但是普遍公认的就是我对RA的诊断具有较高的敏感性和特异性,是早期诊断的一个特异指标。大约2/3的RA患者中可以检测出我,敏感性为50%-70%,特异性可达96%-98%[2]。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在健康成年人中我搭档类风湿因子出现的比例为1%-4%,同样的,1%-3%的健康人中也可以检测出我,但是往往我的水平都处在较低的范围。

  和RF一样,在出现临床症状很多年前,我就可以潜伏在RA患者体内。我的存在往往比RF能预测更为严重的关节破坏发生,有我的患者相较于没我的患者发生关节破坏更早也更多[3]。值得注意的是,我不存在并不意味着可以彻底排除RA的可能,我的存在也不提示关节的活动性。

  我的Fc区在RA的发病中起着重要作用,往往经历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自身免疫发展的启动阶段(以B细胞激活产生RF和我为特征);

  第二阶段是自身免疫以关节为靶点的发病阶段;

  第三,免疫系统不能被下调并导致慢性炎症发展的慢性阶段[4]。

  3 影响因素

  吸烟和微生物是对我产生影响比较大的两个因素,一方面吸烟产生的烟雾中的有害物质可以诱发后续的炎症反应从而产生抗体;另一方面微生物中如牙龈卟啉单胞菌和伴生放线菌的感染可以将瓜氨酸肽变化成独特的模式[5]。这些都会在产生上对我造成干扰。

  虽然在前文中我提到我的出现特异性很高,但是并不意味着其他疾病如结核、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系统性红斑狼疮及干燥综合征中我不可出现。

  目前的我身价水涨船高,已成为RA最重要的生物标志物之一。在后续的日子里针对我的各项研究仍在热烈开展,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你们能将我彻底研究清楚,为患者提供更好、更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这也算是我为了治疗RA贡献自己的力量!

  祝:大家身体健康,开开心心!

  有文化的抗CCP抗体敬上

  2020年9月14日

  参考文献:

  [1]Steen J, Forsstrom B, Sahlstrom P, Odowd V, Israelsson L, Krishnamurthy A, Badreh S, Mathsson AL, Compson J, Ramskold D, Ndlovu W, Rapecki S, Hansson M, Titcombe PJ, Bang H, Mueller DL, Catrina AI, Gronwall C, Skriner K, Nilsson P, Lightwood D, Klareskog L, Malmstrom V. Recognition of Amino Acid Motifs, Rather Than Specific Proteins, by Human Plasma  Cell-Derived Monoclonal Antibodies to Posttranslationally Modified Proteins in Rheumatoid Arthritis. ARTHRITIS RHEUMATOL 2019, 71(2): 196-209.

  [2]Wu CY, Yang HY, Lai JH. Anti-Citrullinated Protein Antibodies in Patients with Rheumatoid Arthritis: Biological Effects and Mechanisms of Immunopathogenesis. Int J Mol Sci. 2020;21(11):4015. Published 2020 Jun 4. doi:10.3390/ijms21114015

  [3]de Brito Rocha S, Baldo DC, Andrade LEC. Clinical and pathophysiologic relevance of autoantibodies in rheumatoid arthritis. Adv Rheumatol. 2019;59(1):2. Published 2019 Jan 17. doi:10.1186/s42358-018-0042-8

  [4]Ge C, Holmdahl R. The structure, specificity and function of anti-citrullinated protein antibodies. Nat Rev Rheumatol. 2019;15(8):503-508. doi:10.1038/s41584-019-0244-4

  [5]Ishikawa Y, Ikari K, Hashimoto M, et al. Shared epitope defines distinct associations of cigarette smoking with levels of anticitrullinated protein antibody and rheumatoid factor. Ann Rheum Dis. 2019;78(11):1480-1487. doi:10.1136/annrheumdis-2019-215463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