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一封来自类风湿因子的自白书

2020-08-21 00:00:01医学界
核心提示:你对类风湿因子有多了解?

  与“顾名思义”恰好相反,类风湿因子(Rheumatoid factors,RF)并不是类风湿关节炎(Rheumatoid Arthritis,RA)的代名词。在生理或病理情况下随处可以见到它的身影,究竟哪些情况可以见到RF阳性,阳性又存在着怎样的意义,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看看来自RF的自白书。

  01 我的出生

  我属于自身抗体家族一员,主要由淋巴结、骨髓、外周血和滑膜中的B淋巴细胞产生,尤其以受损关节的滑膜、滑液中的淋巴细胞产生最多。我有5个分身,分别是IgM、IgA、IgE、IgG、IgD,由于IgM-RF在RA患者中最多见且易于测定,就常常作为代表出席各种场合啦,因此通常情况下提到我指的就是IgM-RF。在没有免疫原性刺激时通常检测不到我,因为我是在机体对各种抗原(细菌毒素如脂多糖、病毒等)刺激产生正常反应后才产生的[1]。

  02 个人工作经历之

  我和RA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我和RA常常被人们看成形影不离的兄弟,人们往往觉得关节痛加上我的存在就意味着RA,其实大错特错!我的出现并不意味着就是RA,同样没有我的出现也可能是RA哦。

  那你们八成要问一句,你们到底是啥关系呀?很简单,我在RA患者中的阳性率约60%-80%,如果你能在某个RA患者中经常稳定高调地看到我,那么这个患者更容易发生骨侵蚀及预后不良。此外我的分身IgG-RA与滑膜炎、类风湿结节等相关,IgA-RF嘛则是RA临床活动的一个参考指标。

  03 个人工作经历之

  我和其他疾病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某些感染或肿瘤性疾病(如HIV、HBV、HCV、麻风、伤寒、寄生虫疾病等)。

  HIV/AIDs患者合并RA的情况十分少见,仅在严重的免疫抑制情况下共存。值得提醒你们注意的是HIV病毒感染时可能会导致我和抗CCP抗体(抗环瓜氨酸多肽抗体)出现,但是通常情况下只有很少一部分哦(低滴度)[2]。

  慢性乙型(HBV)/丙型(HCV)肝炎病毒感染时,慢性抗原持续刺激可驱使我不断分泌。在一项研究中表明我在HCV患者中的出现率(阳性率)可以达76%。HCV感染与血液系统肿瘤如B细胞淋巴瘤存在关联,HCV感染的患者中,特别是冷球蛋白血症,更应该警惕我的存在,因为这些冷球蛋白本质上就是抗IgG的IgM抗体,是单克隆性质的。温馨提示你们临床上凡是见到我出现的时候给患者筛查HCV都是十分必要的哦[1,3-4]。

  虽然我并不太喜欢各类感染性疾病,奈何太受欢迎,所以在麻风、伤寒以及某些寄生虫疾病如恰加斯病中也可以见到我。据我了解,在这些疾病中,麻风就和多种自身抗体的产生存在联系,比如临床常见的抗核抗体[5-6]。

  某些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系统性红斑狼疮、ANCA相关血管炎、硬皮病、混合性结缔组织病、干燥综合征等)。

  一项涵盖467人的回顾性研究表明,大约四分之一的狼疮患者中会有我的影子,进一步分析发现我的出现与皮疹、抗Ro抗体、抗Sm抗体、甲状腺功能减退呈现正相关[7]。

  ANCA相关血管炎患者中我出现的几率为39.1%,而且往往与诊断时嗜酸性肉芽肿性多血管炎皮患者的皮肤表现相关。当然也不需要过分担心我的出现,因为这不会增加随访期间病情的复发或RA的发生[8]。

  在30%局限性硬皮病患者中可以检测到我,而且这些患者硬化病变指数明显高于其余患者[9]。

  我在约48%的混合性结缔组织病患者中可以被检测到。值得关注的是我的分身IgA-RF出现的患者中,抗SS-A抗体出现的频率明显高于其余患者[10]。

  我和干燥综合征也有着良好的私人关系,我的出现与腮腺肿大和口干相关。我的分身IgA-RF与患者的外分泌功能相关,目前暂时没有证据证明她与腺外表现之间存在关联[11]。

  04 个人工作经历之

  我在健康人中的打工情况

  在健康成年人(如老年人、绝经期女性)中也有我的身影,不过不高,只有大约1%-4%,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我出现的机会可逐渐增高,最高甚至可达25%,这可不全是坏事哦,我在对增强抗原抗体反应或协助清除免疫复合物中可发挥重要作用。不过如果在健康成年人中看到大量的我,还要小心发生RA的高风险。此外,韩国一项纳入了23万非RA受试者的队列研究指出我的出现显著增加了各种原因及癌症的死亡风险,且我的数量(滴度)大于100IU/ml的受试者死于各种原因和癌症的风险,明显高于体内没有我存在的受试者(约3倍)[12]。

  别小看我,我还是妇女之友,当然这个友是绝经期女性之友。在激素与环境共同作用下,绝经期女性中也可以见到我[13]。

  这就是我的自我介绍啦,不知道你们了解了多少呢?简单来说,我只是自身抗体家族中普普通通的一员,是机体对外界抗原产生反应的产品。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我和RA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但是也切不可忘记我在其他情况下的身影哈,这在临床上可是十分重要的哦!

  参考文献:

  [1]Tiwari V, Jandu JS, Bergman MJ. Rheumatoid Factor. In: StatPearls. Treasure Island (FL): StatPearls Publishing; April 27, 2020.

  [2]Cunha BM, Mota LM, Pileggi GS, Safe IP, Lacerda MV. HIV/AIDS and rheumatoid arthritis. Autoimmun Rev. 2015;14(5):396-400. doi:10.1016/j.autrev.2015.01.001

  [3]Palazzi C, Buskila D, D'Angelo S, D'Amico E, Olivieri I.Autoantibodies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C virus infection: pitfalls for the diagnosis of rheumatic diseases. Autoimmun Rev. 2012 Jul;11(9):659-63.

  [4]Moll J, Isailovic N, De Santis M, Selmi C. Rheumatoid Factors in Hepatitis B and C Infections: Connecting Viruses, Autoimmunity, and Cancer. Isr Med Assoc J. 2019;21(7):480-486.

  [5]Harboe M. Rheumatoid factors in leprosy and parasitic diseases. Scand J Rheumatol Suppl. 1988;75:309-313. doi:10.3109/03009748809096783

  [6]Yang CH. Is there a link between rheumatoid factors and typhoid fever? A report on three consecutive cases and literature review. Scand J Infect Dis. 2011;43(6-7):542-544. doi:10.3109/00365548.2010.543429

  [7]Fedrigo A, Dos Santos TAFG, Nisihara R, Skare T. The lupus patient with positive rheumatoid factor. Lupus. 2018;27(8):1368-1373. doi:10.1177/0961203318759607

  [8]Moon JS, Lee DD, Park YB, Lee SW. Rheumatoid factor false positivity in patients with ANCA-associated vasculitis not having medical conditions producing rheumatoid factor. Clin Rheumatol. 2018;37(10):2771-2779. doi:10.1007/s10067-017-3902-4

  [9] Mimura Y, Ihn H, Jinnin M, Asano Y, Yamane K, Tamaki K. Rheumatoid factor isotypes in localized scleroderma. Clin Exp Dermatol. 2005;30(4):405-408. doi:10.1111/j.1365-2230.2005.01776.x

  [10] Mimura Y, Ihn H, Jinnin M, Asano Y, Yamane K, Tamaki K. Rheumatoid factor isotypes in mixed connective tissue disease. Clin Rheumatol. 2006;25(4):572-574. doi:10.1007/s10067-005-0185-y

  [11] Lee KA, Kim KW, Kim BM, et al. Clinical and diagnostic significance of serum immunoglobulin A rheumatoid factor in primary Sjogren's syndrome. Clin Oral Investig. 2019;23(3):1415-1423. doi:10.1007/s00784-018-2545-4

  [12]Ahn JK, Hwang J, Chang Y, Ryu S. Rheumatoid factor positivity increases all-cause and cancer mortality: a cohort study. Rheumatol Int. 2017;37(7):1135-1143. doi:10.1007/s00296-017-3738-x

  [13] 贾文斐,宋燕华,王雷鸣.绝经期妇女风湿类风湿测定假阳性实验室观察[J].医药论坛杂志,2006(18):98-99.

特别策划